群文园地

喜从天降(小品)

2016年11月21日

人物:王亮,男,二十多岁,简称亮

王亮的父亲五十多岁,简称父

山花,女,二十多岁,简称花

山花的母亲,五十多岁,简称母

时间:现代,夏天

地点:亮、父家的院子里

幕起:展现在观众面前的是一个农家院儿。布置可繁可简,导演可根据剧情设置道具,石桌凳、水壶水碗等等。

亮:(穿一套很不合体的农民服上)爸,我回来了。(没回声,四周看看)爸,我回来了。

父:(从屋内出来)回来了?

亮:啊,回来了。

父:(看亮穿的奇怪)你能不能有点儿正形啊?这穿的什么呀?

亮:爸,我……

父:我、我我什么,我不是让你上你大姑家去相对象吗?

亮:去了相了人家嫌咱家没房钱,还有饥荒,不同意,我这不就回来了

父:不同意就不同意,那你咋弄成个德了呢?

亮:从我姑家回来,走到东村山花儿她们家塘的时候,不知什么原因,山花掉到两米多深的蓄水池里了,她妈在岸上连哭带喊救命啊!救命啊!我急忙跑过去跳进池塘,费老大劲儿才把山花弄上岸,我抢救了老半天,山花萛是捡回一条命啊我的衣服没法穿了,这是山花她爸生前的衣服,我不就成这德

父:好小子,干的好,这才是我的儿子呢,这不就是见义勇为,人们说的那个正能量吗嘛,到年底爸爸奖励你

亮:爸,你奖励我什么?

父:到时候再说,你先进屋把衣服换了。

亮:唉!(进屋)

父:(唉声叹气,自语)多好的孩子,咋就说不上个媳妇呢,亮他妈呀,给你治病花光咱家十多万的积蓄,还拉了好几万的饥荒,你两眼一闭俩腿一蹬走了,我们爷俩难喽不过你放心,凭我们爷俩这双手,凭国家的好政策,总会好起来的。

(母拎着甲魚,拿着整理好的亮的衣服上)

母:老王大哥在家呀?

父:(热情的)在家在家,大妹子,你真是稀客呀(见母拿着甲魚)哎呀来就来呗还拿东西干啥呀(接过甲魚)

母:打这以后,王八你可以天天吃,不是,王八你……不对,是这王八以后你可以天天吃

亮:(从屋内出来已经换上自己的衣服,一看就是个纯仆、气的小伙)山花儿你来啦!

花:亮哥,这是你的衣服,我都给你洗净凉干了。

亮:谢谢(接过衣服放好,给母倒一杯水)婶儿,您喝水。

母:你管我叫什么?

亮:叫婶儿呀。

母:不能再叫婶儿了。

亮:那叫啥呀?

母:从今天起,你就得管我叫妈了。

亮:叫妈?

母:对,叫妈。

亮:这……那……

母:别这那的了,我们这么大的姑娘,你当着我的面儿,那肚子你是摁了又摁,胸脯你是揉了又揉,嘴你是亲了又亲。

亮:那不是在抢救嘛!

母:我不管你抢救不抢救。

亮:那人命关天哪,婶儿当时我要不那样抢救山花儿可能就没命了。婶儿我没别的意思,我真的没想那么多呀

母:我知道你没想那么多,要不然我还告你流氓犯了呢。

亮:婶儿

母:(止住亮的话)我问你。

亮:唉!

母:你是不是救了花儿的命?

亮:也可以这么说。

母:你有对象没有?

亮:没有。

母:你救了花儿的命,你还没有对象,这说明你们俩有缘,再说了你都把花儿(做摁、揉、亲嘴儿动作,夸张点儿)那个了,你不取她那她以后怎么嫁人

亮:婶儿那太委屈山花儿了。

母:委屈啥呀,就凭你的人品,你的长,你们的家风,配她俩来回儿带拐弯儿。

父:大妹子,你的意思是把你家山花儿嫁给我家王亮?

母:对呀

父:哎呀,大妹子,我家穷的叮当响,连个房子都没有哇

母:没有房子我给你,咱们个三层大楼,一层咱俩住。

父:咱俩住?

母:别打岔,二层王亮和山花儿住,三层预备给孙子住。

亮:婶儿我们家还有饥荒呢。

母:有多少饥荒?

亮:爸,咱家还有多少饥荒?

父:还有三万多呢。

母:好,山花儿。

花:唉!

母:明天去银行取五万块,先把饥荒还上。

花:好,我明天就去。

父:大妹子,这么多钱……

母:这么多钱都是正道儿来的,这么多年我家养鱼养鳖真是没少赚,花儿她爸临走给我们留下五百多万,她爸走后这几年,我们娘俩小打小闹儿也划拉个几百万。可是这钱,钱它会说话吗?它会唠嗑吗?能搂在被窝里睡觉吗?这过日子得有人。白天忙忙火火的过去了,到了晚上左思右想抓心挠肝,总觉得这没有人的日子过得没拉味的。大哥呀你一点儿体会也没有吗?

父:大妹子,这一肚子的苦和谁去说呀!咱们都是苦命人

母:这下好了,山花掉进池塘王亮把她救了,机会终于来了

父:什么机会呀?

母:话不说不透,今儿个我就豁出老脸,把话都说明白了吧。其实我们娘俩早就瞄上你们爷俩了,十里八村儿谁不知道你们是多少年的五好家庭,你是个模范丈夫王亮是个孝顺的孩子你们爷俩和我们娘俩结合在一起,组成一个家庭那还不得六好啊!我保证让你天天吃王八,顿顿有酒有肉。

花:大爷,我妈说的都是真话。

母:叫什么大爷,叫爸。

花:爸,我妈说的都是真话。

父:这……这可叫我怎么说呀

母:你什么都不用说,先听听他们俩怎么说。

花:亮亮哥,我早就喜欢你了,就是没敢向你表白。

亮:山花儿。

花:亮亮哥,其实你抢救我的时候,一半儿是真的一半儿是我装的。

亮:怎么?

花:你给我做人工呼吸的时候,我就清醒了,我就装着不醒,就想让你多亲我几口,那感觉太幸福了。

亮:当时我一门心思的救你的命,什么感觉也没有。

花:亮亮哥你我吧,我会对你好一辈子。

亮:(犹犹豫豫,不知说什么好)

花:亮亮哥,你嫌我长的丑吗?

亮:(急忙的)不不不其实你长的挺漂亮,我很喜欢你。

花:真的吗?

亮:真的。

花:那你愿意我了?

亮:你真的愿意嫁给我?

花:真的。

亮:(高兴)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我愿意你。

花:(扑到亮怀里)亮哥!(亮抱起花转一圈儿,花和亮耳语亮连连点头)妈,该你和我大爷……不对,该你和我爸的了。

亮:爸,该你和我婶儿……不对,该你和我妈的了。

父:(不知所措)

母:,孩子们的意思是让你了我,没听明白呀?

父:听明白,听明白了。

母:愿不愿意你到是表个态呀

父:这不是在做梦吧?儿子你掐爸一把看疼不疼是不是真的

母:不用掐,我亲一口你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用力亲一口父)是真的吧?

父:是真的是真的

母:那你愿不愿意呀?

父:我儿子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我是天上掉下个……

母:你是天上掉下个刘姥姥

父:唉,姥姥姥姥我愿意我愿意

合:这正是:新农村百业兴旺,新农民品德高

危机时见义勇为,结良缘喜从天降。

剧终